蟁鲸

无色人

无色人

陈熙最近有一个烦恼。
谁也不知道,这个烦恼既是苦恼也是秘密。
谁也不能知道,这个秘密不能说出不能解释。
她变成了「它」。

不过是在与平常没有任何区别的清晨,伴着清脆的鸟啼、暖人的阳光以及因为早晨而特别清新自然的空气,这样美好的一天。

然而,某陈有个不为人知的小习惯,每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照镜子。

“………!”
“———————我了个大擦!!!”

于是,某陈的发现自己平平缓缓普普通通的十几年日子…终于要开始流弊了(并不),原来自己人生就是个茶几,上面摆满了杯具。

“我的身体呐!我…我tm没睡醒吗?我怎么没看见我英俊的脸庞呢,这这这,这不科学啊亲,别闹了大哥=_=”陈熙感觉自己如果跟平常一样的话,在镜子里的模样一定是扭曲狰狞的,镜子里居然没有照出她的身体。一时间震惊的不能自己,不停的用搞笑的话发泄,试图掩盖这灵异的事。

她低头看看自己,愕然的发现自己身体变的异常怪异。乍一看与平常没什么区别,但仔细观察外露的皮肤明显颜色很淡,竟有一种透明的质感。用右手摸了下左手,有碰到的感觉但更多的像以为自己碰到的错觉,很古怪的感觉。

陈熙不信邪,她俯身贴近镜子,试图找到答案。可惜的是,事实告诉她这一切像是场炼狱般的梦境,镜子里完全没有她,看得清清楚楚透过她后面的景物。

毛骨悚然的凉意从她的脊背往上爬,恐惧、惊怕的负面情绪不断涌入心脏。

“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吧,哈哈…?对了,我一定是在做梦,掐一下自己就醒了。”
她喃喃自语神态疯癫,重复说了好几遍后立马伸手用力扭自己的肉。

有一种疼的感觉,但疼感很快的消失。手腕上的皮肤呈现出红肿颜色,看上去很痛。但陈熙却没什么感受,这种疼感前面很疼但只是疼一下然后就越来越不痛,即使她不放手继续掐,甚至更加用力的扭曲皮肤上的肉,那种疼感也是一点点的没有。

简直像是被什么给剥夺了一样……

她看着皮肤上粉色的印子,不痛但却感受到了一种恐惧。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别人说梦里是感觉不到疼的,那么她感觉到了,也感觉不到了。

窗外阳光依旧明媚,鸟儿仍在歌唱,甚至空气也是非常清新的。
但,陈熙知道这一切都变了。

心里被巨大的恐惧所压迫,大口大口的喘息,如同即将被溺死的鱼类。她不由自主的渴求一丝安慰,于是她主动走到阳光下。

手上跳跃着碎光,越发的显得透明,身体因为光亮而微微发光,光粉飘散在四周。

她靠着墙沐浴着光,却感觉如坠冰窟。

一动不动愣了很久,慢慢回神,皱起眉头她感觉必须要知道这一切原因,陈熙觉得要先看看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她首先尝试着去拿起水杯,可以拿得起来但没感觉到什么重量,走到镜子前意料之中的发现杯子跟自己一样「消失」了。

陈熙发觉自己似乎变成了像「透明人」的异常体质,而且有强大的「传染」能力,身上的衣服、手里的杯都被同化了,变的看不见。这让她有些不安也有些安心,不安自己为何变成这样,安心自己的发现。

她又开始尝试一些东西,试了下跳、跑、力量、精神控制等,看看自己是否也获得其他异能,她还用手试图穿过墙体。沮丧的是陈熙只知道了自己可以把一些东西同化消失,感觉神经变的古怪其他倒没什么不同。

因为是一个人住,陈熙有父母留下的遗产和房子,过的还算不错,跟监护人不常联系学校也在放暑假,就不用太担心被人发现自己的异常。

在家宅了很久,体能方面也不算好,做了这么多事和情绪起伏大,铁人也会累。陈熙下楼想拿点东西填填胃,走到厨房,不经意间扫到水果刀。她不知怎的胸腔猛的开始发热,心脉突突的跳动。

难以控制的,脑海里渐渐浮现一种想法。

「有没有一种可能…?」
「其实,我是已经————————死了呢。」

陈熙眼睛猛地睁大,被自己的想法狠狠吓了一跳,心里不停想否认这个念头,眼睛却一次次瞄向刀子。

在原地磨蹭了许久,突然她扭头出了厨房,像是顶受不住。快步走到自己的电脑桌前,打开搜索引擎。

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点开了百科关于鬼的解释。

「传统观点
传统科学认为鬼只是人们的想象,属于唯心主义,尤其对于无神论者,一般认为现实中并不真的存在鬼,鬼只存在于人们的心里。而科学是以物质世界为研究对象的,所以传统科学对于鬼神之说都是不屑一顾的,都将其视为迷信。对于一些有宗教信仰的有神论科学家,他们虽然相信人死后有灵魂存在,但大多也认为灵魂是超自然、超物质的,是科学无法研究的。
最新解释
随着现代物理学的不断突破,科学家们对鬼的观点也有所转变。例如美国物理学家阿密特·哥斯瓦米在他的《灵魂的物理学》一书中用量子力学来解释包括鬼在内的灵体。对鬼、灵魂等灵体的最系统的科学解释是“唯物主义有神论”学说,广州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苗兴壮在《神秘现象探索:揭秘灵界生命》一书中对此作了详细的论证。作者认为人体内确实存在着一种人们还不清楚的物质和能量,人们的肉眼无法看见它,现有的科学仪器也无法测量到它,作者将其称为“灵质”。当人的身体死后时,这种物质在瞬间离开身体,但这种物质团延续了人体原来的主要结构[5]
按照“结构——功能”原理,只要结构存在,功能就会存在。所以,离开身体后保持了原来身体主要结构的“灵质团”也一定会保持原来的一些功能,如记忆、思维等等。这样,这个“灵质团”仍然是有生命的,这就是包括 “鬼”在内的灵体[6] 。
构成灵体的物质究竟是什么,人们还说不清楚,苗兴壮对此作了推断,认为这种物质很可能是物理学家们探索的“暗物质”或“暗能量”,因为其特性与“灵质”的应有特性高度一致,如不可见,穿透性极强,非常轻等。作者认为传统中医学中讲的“气”很可能就是这种物质。这样解释鬼,那么承认有“鬼”并不一定等于唯心主义和迷信[5] 。
有关证据
西方一些国家对灵体的研究已经积累的丰富的资料,有些证据很有说服力,对灵体的存在给予了有力的支持。这些研究包括对濒死体验的研究,对灵魂出体的研究,对灵魂转世的研究,对催眠术的研究等等。尤其对濒死体验的研究,有些实验分析已经非常严谨、规范,有些论文已经发表在世界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如荷兰心脏病专家隆美尔的论文等。」

然而百科上的资料自然是没什么用的,陈熙她还找了很多的关于她目前情况的资料,但都没有什么好的收获。

一头撞在桌面上,使劲拉扯头发,陈熙满脸烦躁。看着屏幕上的光照到她脸上,脑子里又浮出了厨房里的水果刀,她晃晃脑袋妄想把画面甩掉,反而更加的清晰。一遍一遍的播映,像电影一般定格在刀刃泛出幽幽的光,锋利、尖锐。

陈熙着了魔一样,不停回想着刀的模样,从看见到开始的画面又渐渐过渡到刀尖,再到………拿起刀,锋利的刀刃抵在纤细的手腕上。

钢铁的温度,是微微冰冷的感触,比人体的温度要低,皮肤下的血液又是那么的炽热。

“………哎!我什么时候拿着刀?妈的,撞邪了!”陈熙从怪异的思想里出来,突然发现手腕上凉凉,低头就看见自己拿着水果刀。受到刺激身体立即紧绷起来,手一抖把刀甩出去。

手腕上被划出了红线,有点深。但她却一点痛都没有,反而摸着伤口,感觉到从伤口到手指尖慢慢攥上身体里的颤栗。好像痛觉变成了一种奇异的快感,令人着迷的毒品一样的眩晕。

周围的景物颠颠倒倒,屋内的摆设忽大忽小。陈熙用毅力逼迫自己从那种可怕的感觉脱出,跌跌撞撞的冲出门外。

三伏天的午后非常的酷热难耐,大街上没有什么人,路边被树遮盖的地方有几个小年轻。陈熙神色惊慌的跑到外面,灼热的日光把她的身影照的发虚,即使站在向阳的地方,可连影子也无法倒影出。

走到大路中央,她看见车辆穿过了自己,她看见人们的视线透过了自己。陈熙试图发出声音,但结果是别人如同听见风声的反应。

这一切让她感觉到一种莫大的悲哀。她不禁有些害怕,害怕从今以后一直是这个模样,像一只鬼游走在活人世界,一只有痛觉有血液的有情绪的「鬼」。

就这样,陈熙从神情恍惚逐渐到绝望无措的待到夜晚,期间没有任何奇迹发生。陈熙不停尝试让别人发现她的存在,甚至让车撞她。但,她像是真的「消失」了,一个又一个人无视她穿过了她的身体,一辆又一辆的车撞上她又毫无感觉。

仿佛都在告诉陈熙,你被这个世界隔绝了。一个被否定的存在,灭顶的孤独感侵袭心灵。

一天,两天。

陈熙竟然就这样过了十几天,刚开始几天偶尔会在家上网找问题、出去外面走动。但到后面陈熙发现网上她发表的帖子,像是没有人看见一样石沉大海,也就放弃了。越到后面的生活,她就越平静,只是偶尔眼睛里泻出绝望。

陈熙这几天又养成了一个习惯,照例每天照镜子后,仔细观察自己。因为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又有变化,体表原本跟常人一样的色泽竟然像褪色般,渐渐变的很淡。

她感觉自己与其说是像「鬼」,不如说是在不停「消失」,不停的撤销在世界上存活的痕迹。

身体变的透明,感观渐渐消失,想死亡的念头变的更多,不能留下自己的信息,整个人的颜色变的越来越浅。

甚至于,她感觉自己的记忆变的模糊,以前的记忆几乎都想不起来了。她也越来越适应现在的状态,也越发的提不起精神。不再抱怨、不再愤怒、不再咒骂、不再忧伤,一些情绪变的平缓,像一条直线。


直到那一天。











后续看情况写不写,毕竟是头脑一热的练笔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