蟁鲸

梦魇

梦魇

在一个看不见尽头的空间里,只见一个少年神色慌张,跌跌撞撞的向前跑,仿佛身后有什么可怖的吞天巨兽在追赶。

「呼…呼……呼」粗重的气音断断续续的吐出。

他已经跑了很久,在这个天上天下连为一体的灰色空间里,根本不知道时间的流逝,但他从自己飞快消失的体力中就能知道。不由渐渐的感到无力,对于现状的无力,对于恐惧的无力。感受到自我意识开始模糊,少年不禁动作变得迟钝,思维倒退竟回想起这一切的发展:

从到这个怪异的地方开始,最初还能看见色彩,场景是原始的森林。树木植被都极为高大,仰头望去也只见没入云端。他虽然有些奇怪还留存原始的野外,但也不至于怪到难接受。

如果只是这样就好了。
他在森林里到处晃悠,对一切保有高度好奇。随便选一个方向,越走越里面……也逐渐的四周气氛变了。


「不对劲…啊」他呢喃自语,路过的风悄悄的把他的话语变的扭曲。少年把步伐放轻放慢,以一种审视的眼神扫射身边。

看似正常,却又能感受其中的违和感。


「————————!」
但毫无预兆的,他感觉到了什么。人类生存本能即使经过平和年代的消磨也仍然顽强的保留一丝。少年后颈细小的绒毛突然竖立,眼皮无故的翻跳。来不及多想什么,身体比大脑更迅速的反应,他飞快的冲出原地。


树叶疯狂躁响互相拍打,空气中流动着不安的讯息。


等少年回过神时,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心里莫名的烦躁起来,他不停歇的继续狂奔,也不知为什么他心里很想回头看看,但却不敢也不能回头。因为——————他注意到了两边的景物了。


不知何时,那些高的离谱的植物都不见了,干净的简直像是他记忆出了幻觉。不但如此,以他现在还在疾跑的动态视野,最角落的地方看似缓慢实则飞快的速度染灰四周。

少年身后是一节一节陷入灰色的层面。因为快速奔跑而带起的旋风,细细的带着种眷恋温柔,缠绕少年白皙纤细的颈脖恍若死神的镰刀的亲吻。


「呼…呼…呼」也不知是眼泪还是汗液又一次打湿了眼睛,气息不稳手脚发麻四肢冰冷。一次又一次他甚至想要放弃以为坚持不下去时,睁开眼依然是在拖着疲惫不堪的躯体奔跑。窒息胸口发闷眼前发黑的次数渐渐变少……似乎只有他的肉体在逃命,而灵魂早被后面猫逗鼠般追逐收入爪内。


精神恍惚,跌跌撞撞的向前跑,离体的灵魂稍稍回笼。恢复了点思维,视觉信息让他看见了不远处一个“少年”躺倒在地上,“少年”跟他长得完全一样,但胸口破了一个巨大的血洞,灰色的空间里大片的红色看着就触目惊心。


他只看了一眼,立刻转头,远远避开。然而就在他转头时,他不知道的是地下的那个“少年”原本一动不动的眼睛猛地一下挣圆,眼睛里的眼珠子红丝布满完全违反常规的在眼眶里疯狂四处乱撞。


在怎么不符合现实的事,经历了三次也会变的……习惯甚至自然的使自己接受。


他之后绕开那具“像”他的尸体后,没过多久又接二连三的陆续看见其他。那些尸体共有的特征就是跟他没有任何区别,甚至让他有一种他就躺在地下的错觉,死去的模样也一具比一具让人难受:刚开始不过是胸口开了血洞…后面就是腰斩肠子内脏全都掉到外面、脖子被划开了一圈,脊柱被拉扯出一半皮囊变的松软裂口干裂卷翘起、等风吹过身体精细的被切割成薄薄的肉片猛地像多米诺骨牌倒成一个扁长人形等等。


他的心态也渐渐的变得怪异起来,终于居然敢绕过一具尸体时回头看看。

因为没有遮挡物,所以在地面的各类尸体都能轻易看见—————————连第一具尸体也能看见……即使他跑了这么远?

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所有的尸体在他回头愣神的一瞬间,忽然全都距离缩短了,一点一点的变的更近—————————更近更近更近,更近的甚至能看见他们眼里的根根红丝,眼珠都狰狞的盯视着他……

原来不管跑多远都会被…缩短吗?
那…么
这样的我还有什么
意义




【晚城新闻报道:陈家小少爷在梦中忽然卒死,死状诡异凄惨面带微笑,翻开眼皮眼珠竟然不停转动,房间里全是血字,豪门怪案?究竟是超自然事件还是上流社会的暗流?今晚晚城电视台之“真相大白”特辑豪门怪案!等待您的收看……】

“嗞——————嗞哔”

电视正放映着新闻结束音乐,突然被黑暗中伸出的遥控关闭。

「陈家的小少爷呐,真是……」
随即传出来一道声音,但后面的话语轻的几乎听不清。

带着满满的恶意却又轻柔甜腻的说出:

………

「无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