蟁鲸

情绪为诗(改)

众生相愚,以爱为刃。
一曲一场,生老病死。
亡人未衰,情绪为诗。

一瞬而逝终愚梦

两人对峙绑架何人
尚书道说误人子弟
潢鸽子仍一触即发
听谁见刀光厉凌峰
半生所迫活死病生
尝痛舐腥雨泪皆饮

情绪为诗

生老病死
殇毒岁月
指纹易揭
雪融脉搏
亡人不死
钱权欲尊
毁歌名调
无者能避
众生相愚
以爱为由
互相践踏
能人浅眠
梦里时序
节章尤多
话音刚落
一曲一场
情绪为诗
水热气寒
黑白纠缠
尘埃落定

随笔2018-2-13

什么也没有
什么也不是
什么都不行
什么做不成
什么亦无谓
什么都不提
什么都不说
什么都不做
什么都不是。

深夜脑洞

V先生是一名自由摄影师。
有一天起他领养了一只受伤的狗,
V先生悉心照料这只可怜的小狗。
刚开始小狗十分惧怕这个陌生人,经常躲起来,防御性的攻击他。
V先生展示出了不俗的耐心,一点点的照料,教育它。
小狗渐渐痊愈,也对v先生越来越信任。
V先生已经能够让它听懂指令了。
小狗飞快的成长着,v先生经常对着手里的照片惊愕。
V先生跟小狗已经拥有了十分深厚的情谊。
V先生带着小狗去了其他地方。
V先生拍了许多美丽的照片。
小狗是一个非常好的模特,很有镜头感。
V先生放开绳索,对着它命令到。
“呆在这里,不许动。”
V先生安装了一个隐藏摄像头在它身上。
V先生离开了。
一个月以后。
V先生再次回到这里。
他看着手机里的定位,靠着定位躲过了小狗的追踪,不停的变换位置。
直到有一天,v先生看到定位不动了,重新回到了公园。
V先生好奇的走进去。
小狗跑到了v先生面前,欢快的摇尾巴。
V先生拍下了这一幕。
此后,v先生反复的对待小狗,不停的拍下这个过程。
有主人的状态,以及失去主人的状态。
V先生整理好这些照片,发布到网上。
V先生出名了,
v先生收入过万。
小狗在旁边静静的看着v先生。
瞳孔深处发出红光,
如同摄像机般的闪烁了一下。

钢琴猫

所谓「钢琴猫」,就是各种形式意义上的「钢琴猫」。
至于为什么,那大概是因为这是一个极其“荒诞”的世界。

在这里,无论出现什么都不用奇怪,无数的新物种新事物都无法细分。
于是乎,人类不再是唯一的统治者,这是必然的结果。

世界乱成一锅,各种常规都变了质,规则只有:
“不择手段的生或者死”


它叫PnnnnDs,是一只变种「钢琴猫」。
Pd背负着沉重的躯体,行走在已经不能称之为大地的“地面”,沉闷的气体环绕在面无表情的路人身上,仿佛有数双无形的手从地面破出,将灵魂从身体里拽入幽深之处。

Pd脸颊滑落不知是汗水还是血水的水滴,眼睛酸涩的几乎睁不开眼,它感到身上无一处是完好无损的,浑沌的思维费力的转动。

也许是太痛了,痛到没有情绪,Pd不禁想起了很多事情。
很久很久以前,Pd还不是一只变种「钢琴猫」,它是一名甚至连「钢琴猫」是什么也不知道的人类。
不是「它」而是「他」。
那个时候,天虽然不那么蓝,空气也不怎么清新,世界也只是日复一日的转动,人们如同发条玩偶一般在舞台上表演。
………多么无聊而无趣的生活。
但终归是比现在要好,比一个陌生的怪异的,令人恐惧无法看的见未来的世界要好。
这是一个被污染的世界,抑郁成疾而涌出的扭曲灰暗的东西。如此破败不堪的模样,这是竭尽一切的后果,无人能担过。

身影一顿回过神来,竟然回忆到那么久远的事情,Pd的眉头皱了下,它有些为自己所剩不多的感性而自恼。

路的前面有更多的分支,一些奇形怪状的「植物」在路两旁扭曲的生长,有一些路被堵住,有一些路过于空旷。
呼啸的风声从Pd的身后穿过,夹杂着凄厉的哭喊声和腥臭。

它快步走向被阴影覆盖,完全隐身的「小路」。
这条「小路」没有一丝生气,连奇怪的「植物」和无处不在的风都没有。

沿着路继续走,寂静的空间里只有Pd身上细微的摩擦声。

这个世界不分昼夜,没有明亮的光,也没有隐秘的暗,
仅仅只有无法确认的仿佛凝滞的时间。
刚开始时这样混乱的时间,曾让多少人奔溃到绝望的自我抹灭,也让许多怪物诞生。

到了如今,存活下来的生物都有自己的本事,以及无论如何都要活着的本能。
Pd也是这样艰难的活下来,不择手段的。

Pd突然用换了一种步调,从原本不急不慢十分规律的走,到现在充满警惕而谨慎的状态不过是一瞬间。
它用这种步伐往前走了几步,突然蹲下。

原本寂静无声的路中央,猛地刮起一道烈风,地面沉陷下去。
Pd早有准备的蹲在离那里几步远的地方,四肢轻轻的舒展开来,做出准备进攻的姿态。

大约几分钟后,异常渐渐消失,路上被风吹起的尘土四处飘散。
视野变的模糊,隐隐的尘土后面似乎有座庞然大物。

「噗滋—————————!」
空气中传出细小的空气爆裂的声音,渐渐的越变越大,越来越响。
地面被震出了一条条骇人的巨大裂纹。

Pd忍不住揉了揉耳朵,它现在在离那里很远的地方,只用眼睛观察。
等尘土散去,才渐渐暴露出那具巨物的身影。

巨大的,看不见全貌,只知道是个大家伙。
皮肤是地面的颜色,从上面爆出的经络和微微起伏的模样来看,应该是活着的生物。

看见这样的大家伙,Pd却一点表情都没有,镇定自若的跳过裂缝,走到被那个大家伙笼罩的阴影下面。
眯着眼,仰头看着大家伙,Pd清了清喉咙,猛的大吼:
「阿森纳,你有圭化药吗?」

被Pd叫做阿森纳的大家伙晃了晃身子,抖了抖身上的灰尘。
烟雾里只见一张巨大的脸从中冒出,那张脸形似人类,眼睛和嘴巴紧闭着。

Pd被阿森纳的“脸”逼对着,Pd耐着性子等着对方回应,等了半天也没见阿森纳有动作。
只好又问了几次,Pd已经确认阿森纳还没醒。

阿森纳稍微倾斜了下脸,突然睁开一只眼,转了转眼珠才聚焦到Pd身上。
「汝……汝为…污染者03,汝名PnnnnDs乐魄灵,交易否?」

Pd略显欣慰的点头,阿森纳比自己预期的苏醒时间快了一点,而且还好这次没忘记它。Pd可不想再重复几百次以前说的话了,阿森纳总算有所进步。

快速的答应交易,Pd如愿以偿的得到圭化药,终于可以修复身体上的伤了。
一边给自己上药,一边跟阿森纳叙旧,Pd有些感慨。

pd是末日不久后因为意外,来到没有风没有生物的且入口完全被阴影覆盖的地方,偶遇到阿森纳出来「交易」。
阿森纳是「商人之官」,是做交易的「神」,没有人知道阿森纳究竟是什么,就连跟阿森纳认识许久的Pd也不清楚,Pd只知道阿森纳是「不死」「全知全能」的如同神灵的东西,阿森纳是你只需要付出代价就能「交易」任何形式的东西。

Pd这次跟阿森纳「交易」的圭化药的代价就是【演奏】由阿森纳指定的曲目。
这一次起码是要跟阿森纳呆比较长的时间,每一次跟阿森纳「交易」都是如此。

阿森纳跟PnnnnDs聊了许多,得知Pd是因为“任务”才受伤到要用圭化药,立刻阿森纳慷慨的表示Pd可以找自己帮忙。
Pd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在阿森纳心中帮忙与交易是一个意思,商人本性。

不过呆在阿森纳身边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首先Pd不用担心周围突如其来的变故,再则阿森纳虽然是商人,但平常性格很是温和特别对“老客户”有许多厚待。
Pd能活到现在也是多亏了有阿森纳的帮助。

爬到缩小的阿森纳的肩膀上,一起沉下地面的同时,之前造成的影响全都恢复正常。
阿森纳没苏醒时与大地融为一体,苏醒后便会让自身稍作改变,地下也自然有可以居住的地方。

Pd跃下阿森纳的肩膀,自然而然的走到椅子上坐着,比主人还熟念的姿态可见一般。
阿森纳慢悠悠的晃过来,在PnnnnDs的对面坐下。

阿森纳这次的形态比较像人类的小巨人,大约4-5米的高度,从人类的角度来看,阿森纳的模样是个俊秀挺拔的青年人,气质中带着一种古韵的学者。

PnnnnDs因为是变种「钢琴猫」外观上更具人性,但「钢琴猫」是无性别的生物所以Pd也是没有性别的,Pd看起来是中性的介于少年到青年,有几处地方是类似猫。背后有钢琴的纹路,有一些伤口的地方见到类似钢铁的物体。总的来说,Pd像是半人半猫半乐器的生物。

Pd和阿森纳面对面坐在一起,各自沉默。
本以为就这样安静的坐着,但阿森纳却意外的打破这气氛。

阿森纳手有节奏的敲击着石桌,眼睛沉静的凝视PnnnnDs。
感觉到阿森纳这样的压迫感,Pd正想开口说些什么缓解气氛时,阿森纳仿佛刚好的在PnnnnDs开口前打断。

【为什么。】

PnnnnDs感觉到什么,但却继续装傻。
「什么为什么?阿森纳你」

【你知道的,为什么要接这此任务】
阿森纳除开交易外,一般不用古言说话。

PnnnnDs被阿森纳直截了当的问题呛住,一时半会不知如何反应。
它该说这任务重要到它能不顾安全隐患去接吗……?
它该说这是它追了这么久的问题的线索吗……?
它该说这是一种它必须完成的直觉吗……?

Pd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说道:
「阿森纳,这是我的唯一……的愿望」

敲击的声音嘎然而止,阿森纳紧盯了PnnnnDs的眼睛一会儿,突然笑了笑。
也没什么表示,阿森纳拉开椅子,慢悠悠的晃着离开了。

这会又只剩Pd一个,安静的沉默笼罩着它。
发了一会儿呆,正想离开去其他地方的时候,Pd感到手上有什么东西窜动。

打开手掌,一股淡而散的白雾飘到Pd的眼前,缓慢而坚定的聚拢在一起。
形成一副奇异的图像,犹如星辰。

PnnnnDs嘴唇默念了什么,阖了眼微微垂下头,嘴角弯了弯。










——————————脑洞大开系列